儒学现代性探索

编辑:挚友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2-20 23:54:30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儒学现代性探索》收录了《儒学的现代转型与未来定位》、《儒学与当代家庭》、《与时俱进话孝道》等十余篇论文,从不同领域分别探讨了儒学现代性的理论内涵和社会功能。
书    名
儒学现代性探索
出版社
北京图书馆出版社
页    数
332页
开    本
32
品    牌
国家图书馆出版社
作    者
牟钟鉴 国际儒学联合会
出版日期
2002年1月1日
语    种
简体中文
ISBN
7501319448

儒学现代性探索媒体推荐

编辑
序言
  牟钟鉴
  儒学是一门古老的学问,它曾经在中国和东亚历史上起过重要作用,成为东方传统文化的思想代表。在近现代西方工业文明进入东亚社会并成为主流文化以后,儒学退到边沿地带,进入低谷时期。许多人对于儒学能否适应现代社会抱着怀疑甚至否定的态度。20世纪是儒学不断面临猛烈冲击、批判并试图浴火重生的时期,儒学的生命力经受了最为严峻的考验。在新世纪开始的时候,我们所看到的儒学已经处在转型的阶段,在清除了陈腐、僵化的部分之后,它的真正价值的精华,正在逐渐显露出来,放射出它特有的绚丽的光彩。儒学不仅正在回归中国和东亚社会,而且正在走向世界,成为国际学术领域中一种备受关注的学说。特别是当西方工业文明暴露出道德危机、社会危机、生态危机种种弊病之后,杰出的东西方学者,都在呼唤一种新的人文精神。他们发现儒学是人类所拥有的一种极为宝贵的精神文化资源。儒学所包含的早熟的社会人生智慧和它正在进行的与其他文明的对话,对于当今人类回应种种社会问题的挑战、实现文明新的转型是有重大启示作用的。
  儒学就其文化基因和主流思想而言,它从来就不是保守的一成不变的,它的“和而不同”的多元文化观具有拥抱和吸收各种优秀异质文化的气魄和能力。它曾经成功地接受并融合了印度佛教文化,如今它又在努力吸收世界上各种先进文化用以改造自己。像儒学这样根基深厚、特色显著又宽容大度、与时俱进的思想学说,它不会灭亡的。它不仅可以适应现代社会的需要,而且可以主动参与和修正现代化的进程,使社会的发展更加健康合理。
  儒学的现代性是个复杂的问题,它涉及到“现代性”的诠释和儒学自身的推陈出新。儒学现代性的探索不仅需要理论层面的研究,而且也需要生活层面的实践,只有集思广益、充分讨论、不断总结才能收到成效。中国是儒学的故乡,中国学者应当在探索儒学现代性的工作中做得更多更好。本论文集由国际儒学联合会学术委员会编辑,收集了十多位中国学者的论文,他们从不同领域分别探讨了儒学现代性的理论内涵和社会功能。论文所阐述的观点都是作者长期积累的心得。不乏真知灼见。我们相信这本专题论文集会引起儒学研究者的兴趣,推动相关问题的讨论,促进儒学思想资源的深入开发和应用。

儒学现代性探索图书目录

编辑
牟钟鉴 序言
  景海峰 儒学的现代转型与未来定位
  钱逊 争取一个“各得其所”的和的世界
  刘韵冀刘东超 当代儒学的困境和出路
  郭齐家 儒学与当今素质教育
  周桂钿 儒学与当代中国政治
  陈启智 儒学与市场经济
  牟钟鉴 孔子的文化观及其现代意义
  余谋昌 儒学与环境保护及可持续发展
  曾春海 儒学与当代家庭
  赵艳霞 儒学与当代家庭
  陈鹏 从“立学”到“立教”:重建儒家信仰的社会化途径
  王殿卿 儒学与当代道德建设
  张践 与时俱进话孝道
  单纯 论儒家的气节观及其现代价值
  葛荣晋 儒家智慧与成才之道

儒学现代性探索文摘

编辑
书摘
  其次,我们看一下牟先生对于重建儒家新仁学的基本思考。他说:“我以为仁学的重建可
  以将爱、生、通三大原则综合起来,再加上诚的原则,并在内容上加以增补,可以形成新仁学
  的体系。这个新仁学以爱为基调,以生为目标,以通为方法,以诚为保证。”其中,“爱”的
  原则表现为惠人利人和尊敬人(的人格和权利)的统一;“生”的原则体现为保护生命和生态;
  “通”的原则表现为人际族际之间的广泛沟通。他又将这种新仁学归结为“仁爱通和之学”,
  它“以‘仁’为核心理念,以爱为基础情感,主张天下一家,天人一体,和而不同,通畅无碍
  ,看重和爱护生命,提倡修己成物,向往世界大同”。很清楚,这些表述反映了牟先生新仁学
  的基本精神,这个精神相当典型地体现在他择取的几个古典范畴上,同时也反映在他对这些范
  畴的现代诠释上。
  总的看来,牟先生的新仁学是从现实需要出发而对历史上传统儒学进行梳理和阐释的结果
  。它既是对传统儒学的一种总结,也是对儒学当代发展的一种探索。从目前大陆学术界看来,
  像这样明确提出当代儒学框架的尚不多见。
  从以上三位学者的思想状况来看,当代儒学处于建构的过程之中,处于基于历史、着眼现
  实、探索新形态的行进之中。从目前看,在这一过程中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不过,这些进展
  主要是一些宏观方向的思考和整体架构的搭设,仍然还有大量工作要做,其主体建构和细部雕
  琢远未完成。其中相当值得关注的是,不同学者建构当代儒学形态的致思方向还有所不同。比
  如,杜维明就对儒家道统的肯认要强一些,成中英对此的肯认程度则明显轻一些,牟钟鉴先生
  的肯认也不甚重。前二者着力较多的是汇通西学的工作,牟先生则似更注意现实需要的满足。
  就知识资源来看,杜维明对于各种思想传统都有所注意,成中英则对近现代西方哲学似更为熟
  悉一些,牟先生则对中国传统和现实更为关注一些。从总体上看,这三位学者的工作大致上可
  以代表今天当代儒学的存在状态。
  二、当代儒学面临的困限
  当代儒学的困限问题是十余年来学界议论的一个热点。虽然论者着眼点各各不同,但对于这个问题的侧面涉及和正面论述却非常之多。本文愿分现实和理论两个层面来把握这些讨论。
  在现实层面上,当代儒学遇到的最根本伺题是其实践主体和实践方式的问题,即什么人又如何实践儒学的问题。我们说,在历史上儒学是一门实践性极强的学问,从孔孟到程朱陆王所
  进行的事业绝非是纯粹的理论撰述,而是以生命来体现理念、以实践来践履信仰。而从今天和未来看,儒学的真正、完全意义上的复兴也必须是以真正践履为根本目的和最终标准。当然.这一标准对于其他传坑学说的复兴也是适用的,而对于儒学是尤其适用的。因此,对于当代儒学提出实践问题绝非是过高要求或求全责备。郑家栋曾说:“现在许多人批评新儒家的理论学说‘缺少操作的层面’,‘对具体的社会层面关注不够’,等等。我认为此类批评未必抓住了问题的要害。”郑先生此说自有其成立的理由.似似应指对于已经形成的儒学理论形态的批评而言。如果着眼于当代儒学的发展变化来说,则对于当代儒学提出这种实践要求就不为过了。因为如果没有实践意义。人们自然可以怀疑儒学存在和发展的必要性。就算过去已经建立起来的儒学理论未能具备操作意义(由于其时代及思想多方衡原因,不具备操作意义是有其理由的。所以,郑家栋认为这样批评它们未必抓住问题要害),但在儒学未来的发展中再不具备甚至不考虑操作层面则是说不过去的。
  那么,环顾当代儒学所及的领域和场地,谁又可为儒学实践提供证明和例子呢?从商界到政界再到学界,能够称得上真正儒者的人恐怕很少。至于某些自称或别人称为儡者、儒商的人
  恐怕多是自矜自鬻之辈甚或欺世昼名之辈。商界、政界的情况就不用多说了,连牟其中这样的商人都曾经被誉为“儒商”,其他人可推而知之了。如果说在学界,某些学者真正表现出较为高尚的儒家人格(在笔者接触的一些前辈学者身上确实有此风致),但他们未必就完全赞成儒学(无论是传统儡学还是当代譬学),更少有从事当代儒学的建构工作。当然,对于儒学理论和儒学实践都有所努力的自然也有人在(虽然极少),但尚未取得较大成就或似尚未得到昔遍的承认。这里面隐藏的一个根本原因在于现代学术中人格与学说、实践与信仰的分离,这是人类社会分工发展在今天必然导致的一种社会现象。这实际上童味着思想和信仰本身成为一个职业或科层,成力一个可以用来谋生的手段。所以,儒学和儒士在当代社会发生分离是再自然不过、无须惊奇和浩叹的现象。实际上,在今天能真正把二者合一倒是较为奇特的例子。这也是现代社会对雷学造成冲击的一个重要原因。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儒学就永远投有实践者了呢?本文尚没有这样悲观。正如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道教在今天还有大量真正的信仰者一样,儒学也完全可以寻觅到自己的实践者。作为一种传统文化资源,它当然也有这种可能和资格。关键的问题还在于对儒学的宣扬和普及工作及未来人们的理念抉择。
  还有,既然儒家人格在当代儒学运动中都很虞问题,那么。儒学实践的方式自然难以谈得上了。至于在现实生活中经常看到的利用儒学资源来经商、为政、育人、养心之类,恐怕不能说是严格童义的儒学实践,因为儒学在此起的作用仅仅是被借鉴为思想材料,而不是杜维明意义上的被用作“文法”,或按郑家栋的说法儒学是被用作思想资源,而不是精神世界。至于有的新儒学论者所希望的儒学成为中国社会政治、经济、教育、道德等方面实践的指导思想,恐怕是极为空泛无物、不着边际的议论。那么,当代儒学解决自己在现阶段的实践方式问题就是一个未必那么简单的问题,这是一个尚须多方探索的问题。当然,当代儒学实践方式的欠缺除了和其实践人格的欠缺相关之外,也和其理论形态中的一些问题紧密联系。
  在理论层面上,当代儒学面临的难题当然很多。这已为相当多的论者讨论过。从根本说,这些难题源于当代儒学还没有完成现当代转型。或者说,如何完成现当代转型问题就是当代儡
  学面临的根本困限。对于这一困限,本文把握为三个问题,第一,如何处理传统儒学的问题,或者说,如何解决传统儒学对于当代社会的不适应又能保持其性质或基本精神不变的问题。实
  际上也就是当代儒学如何确证自己是儒学的问题。第二,如何对待西学(从古至今)的问题,即如何汲取其优秀成份又能有效回应其挑战的问题。第三,如何面对当代人类尤其是中国社会实践的问题,即如何从儒学立场统摄、整理当代经验的问题。其中,第一个问题解决的是当代儒学作为“儒学”的问题,后面两个问题解决的是当代儒学如何能称其为“当代”的问题。坦率地说,在本文看来,这三个问题在当代儒学中都没得到很好的解决。
  我们首先看第一个问题。可以确定地说,在现当代世界学术背景衬托之下,传统儒学的大部分内容都是错误的、肤浅的,其整体框架也是狭隘的、有缺陷的。我们这样说也许为当代儒
  学运动中的许多人接受不了,也许他们认为这样的比较本身就是有方法问题的。
  ……

  
词条标签:
艺术作品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