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忠新

编辑:挚友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7-10 21:09:17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武警8620部队副师长,英模人物。入伍33年,傅忠新先后7次立三等功,1次立二等功,并先后参加了98年大抗洪、 2006年大兴安岭森林灭火等战斗任务
中文名
傅忠新
国    籍
中国
职    业
武警8620部队副师长
主要成就
先后7次立三等功,1次立二等功

目录

傅忠新简介

编辑
武警8620部队副师长,英模人物。

傅忠新生平事迹

编辑
从雪域高原到渤海之滨,武警某师副师长、“钢板大校”傅忠新的先进事迹在警营内外引起强烈反响。在妻子不幸离世,自己又身患肺癌的清况下,傅忠新忠诚党的事业,以钢铁般的意志建功雪域高原,被军委首长赞誉为“践行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的优秀代表”。
师长夏向庆介绍道:2008年4月,他们师有一个团到西藏驻训,傅忠新再三向党委请战,坚决要求带队出征,并亮出自己“三条理由”:我在这个部队当过团长,对官兵情况熟悉;作为分管作战勤务的副师长,这是我的责任;我多次参加和组织野外驻训任务,有实战经验。
这次行动路途遥远、气候恶劣、环境艰苦、任务艰巨。大家更知道傅忠新的身体状况。多年在训练场上摸爬滚打,他腰部和颈部多次摔伤,造成陈旧性骨折。2004年4月,他颈部和腰部一起做了两项大手术,两块钢板同时镶入他的体内,颈部那块长6厘米、宽4厘米,腰部那块长10厘米、宽5厘米。
对傅忠新的执着请求,党委进行了研究。作为一名老兵,傅忠新有着非凡经历:当战士,他是沈阳军区唯一的战士教员,多次被评为“百名训练小老虎”;当连长,他带出军区标兵连队,获全军区建制连比武竞赛第一名;当团长,他带出武警部队“基层建设标兵团”;当师参谋长,所属单位全被武警总部表彰为“军事训练一级单位”,司令部机关被评为“先进司令部”。
“这项任务交给他,我们最放心。”9名常委最终达成一致意见。傅忠新腰板直挺,激动得给大家敬了一个长时间的军礼。
部队远程机动要横跨9个省区,行程万里,途中还要翻越3座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铁路输送和机动保障的难度从没遇到过。傅忠新带领有关人员深入到每节车厢、每个岗位,检查指导,制定了十几种应对复杂情况的办法。
铁路输送的第三天,军列进入高原,在翻越唐古拉山时,战士们都出现了不同的高原反应,已经50多岁的傅忠新高原反应更为严重。他带领官兵经过三天两夜的长途颠簸,部队按时到达驻训地域,创造了武警部队一次性成团建制连续机动85小时、安全行军5100公里的铁路输送、摩托化机动的新纪录。
在高原的8个多月,他先后指挥部队完成10余次重大任务,次次告捷。在一段长达400多公里的路线警卫任务中(奥运圣火护卫),官兵要翻越被称作“生命禁区”的三座海拔5000多米的雪山。哨位设置分散、沿途路况复杂,对每一个执勤点他都亲自勘察、亲自部署。
和他并肩作战的师长夏向庆说:“他和我一起三上珠峰,他的身体状况确实不太好。每当我看到他气喘吁吁,满头大汗,有时还流着鼻血,我就劝他,忠新,休息一下吧!他却说:没事,我能坚持,我一定能把任务完成好,官兵们都非常感动!”
那几天,气候变化无常,他的颈部和腰部疼痛更加强烈。剧烈时,连腰都直不起来,靠双手托着腰指挥部队,疼得大汗淋漓。 随行的作训科长阮学庆对他说:“首长,你在车上指挥就行了,检查的任务交给我们。” 但傅忠新没有答应。每一次,他都要在随行人员的搀扶下,艰难地走向一个个哨位。有时,50多米的路他要走几十分钟。
傅忠新的妻子孙晓华是一个聪慧贤淑的东北女人。为了付忠新的家,为了丈夫钟爱的事业,她把一切能做到的都做到了,她把一切能献出的都献出了。有人问傅忠新,“这三十几年,你的家庭条件那么差,而获得的成就却那么大,你,是如何走过来的?” 傅忠新笑一笑“你问我的妻子吧!”。
孙晓华患有心肌缺血病已经15年,医生告诉傅忠新,一定要经常陪在妻子身边,以防意外发生。但为了部队工作,傅忠新上高原后,和妻子一分开就是10个月,只能隔几天给妻子打个电话,问问平安。今年2月16日,不幸终于发上了,当天凌晨3点,傅忠新的妻子突发心肌梗塞,由于身边没有一个人,等早上公务员去家里时,妻子孙晓华已经去世5个多小时了。同是一名军人的儿子傅雪松匆匆赶回家后,打通了傅忠新的电话。傅忠新搂着电话哭,最后说,爸爸在这里有任务,不是说回去就能轻易回去,你找师领导帮帮忙,把你妈的事情好好处理一下。
师里得知此事后,立即通知傅忠新从西藏回来,一下车,傅忠新就直奔殡仪馆。在殡仪馆,傅忠新握着妻子冰凉的手,和她说了一通宵的话。
逝后的第七天,傅忠新携带着妻子的骨灰来到了海边,在距海滨菊花女雕像3公里和龙回头2公里的海域,傅副师长让船停了下来,他说:“晓华生前最喜欢这里,就在这送走他走最好了”。
傅忠新是出名的“工作狂”,自当兵以后,为了部队工作,他没有回家与父母过一个团圆年。在他当兵18年的夏天,傅忠新接到了妹妹从老家打来的电话。小妹说,老人这些日子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能不能请假回来住几天。
战术沙盘在傅忠新和他的战友的共同努力下如期制作完毕。这一天,领导找到傅忠新“你父亲病势不轻,经我们研究,决定批几天假让你回家看看!” 买好了药,傅忠新匆匆踏上了回家的路程。踏进那熟悉的院落,傅忠新就感到气氛有些不对头,迈进堂屋的大门,他一下惊呆了:迎门的桌子上,供着披着黑纱的父亲的遗像——父亲已经去世半个多月!小妹流着泪水告诉他“哥,上次我给你打电话时,爸的身体就撑不住了,临终前,全家商议要给你打电话,爸却拦住了。他手里握着你的照片,断断续续地说:忠新是国家的人,是军队的人,军队的事大,咱家的事小,让他安心在部队干吧!”
在西藏驻训一个月时间,傅忠新强忍身体不适,完成了一次重大军事演习和一次特战分队比武考核。演习一结束,他瘫倒在椅子上,半天没能喘过气来。
这一次,他被卫生队长邱国忠“押”着到驻地人民医院做了一次常规检查:肺部发现阴影。随同人员立即向上级报告。上级首长第三次向他下“通牒”:必须立即下山接受检查治疗。
2009年3月初,经武警总医院专家集体会诊,确诊是肺癌中晚期。
就要进手术室了,傅忠新紧紧拉着吴江的手说:“政委,我的病情稍好了,希望组织还能让我重返高原,官兵是我带上去的,我还要把他们平安地带回来。”
傅忠新的肺部被切除三分之二,身上三处伤口的疼痛一齐袭来。但是,傅忠新每天都要给驻训干部打电话询问情况,他说:“听到你们完成任务的好消息,我的病就好了一半。”住院以来,他在病床上打了200多个电话。
军委、四总部和武警部队首长十分关心他的病情和治疗情况,分别到医院看望慰问,指示安排最好的专家治疗。
4月底,中央新闻采访团来到武警某师采访傅忠新。一进傅忠新的家,大家全都惊呆了。这是辽西地区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农家小院,三间简陋的砖房,一套脱了皮的联邦椅,床铺、饭桌都非常简陋,除了干净利落外,比一般农村家庭都要差得多。要不是屋里挂着傅忠新和妻儿的合影,谁都不敢相信,这就是一名副师职干部的家。
因为部队驻在郊外,为了工作方便,傅忠新也就把家安在了营区附近的这个农家小院。这里非常偏僻,到附近的县城去买些东西都很难。这个家是部队六十年的家属院,水暖都不好,现在主要是作为临时来队的干部和士官家属住一下。条件实在太差了,师领导和机关同志曾专门给傅忠新说,你家属身体不好,你又经常不在家,可以在县城临时租一套条件较好的房子住。可傅忠新总是说:这里好,离部队近,工作方便。空气还新鲜,不给组织添麻烦。
傅忠新当过营长,当过团长,当过师参谋长,但他从没有利用手中的权力办过一件私事。
为了党和人民的事业,傅忠新奉献了自己的一切,如今,一个“学习傅忠新,永远做党和人民忠卫士”的活动已经在傅忠新所在部队深入展开.
中央电视台军事频道、新华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媒体在2009年5-6月迅速介绍了傅忠新的事迹。
词条标签:
行业人物 政治人物 将领 军事 人物